发挥积极作用,促进与南亚东南亚国家民心相通
浏览次数:


佛教交流:促进民心相通

 
        傍晚,昆明宝华寺笼罩在夕阳里。“叮叮当”“叮叮当”,寺院的风铃在春风中摇曳,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在缅甸,人们称印度人为‘印度人’,称英国人为‘英国人’,但一说中国人时,他们不是说‘中国人’,而是说‘胞波’。‘胞波’是缅甸人民对中国人民的专称。”在方丈室,全国政协委员、云南佛教驻会副会长、大理崇圣寺方丈、昆明宝华寺住持崇化法师向记者介绍缅甸之行时,畅谈了他对中缅民间友谊的体认。
       “胞波”是中缅两国人民之间的亲切称呼,意为“兄弟”“同胞”。
       3月19日至21日,崇化法师赴缅甸开展佛教交流,并在内比都大金塔接受由缅甸联邦共和国总统温敏亲自签署的“大正法幢光明使者”宗教勋章。这一勋章是缅甸的国家最高奖项之一,是对具有杰出修为、德高望重,在佛学研究及讲经说法领域有重大影响,对缅甸佛教事业有重大贡献的各国佛教领袖、佛教人士的最高表彰。



       “本次授勋仪式是对崇化法师进行佛教友好交流、巩固中缅友谊的一种褒奖。”缅甸宗教部宗教事务司副司长吴吞用说,明年,缅甸将迎来新一届大选,希望双方在大选前进一步深化合作,为两国佛教交流及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缅甸与我国地缘相连,佛教信仰相通,是“一带一路”上的邻邦。缅甸人民虔诚信仰南传佛教,是南传佛教主要传播地之一。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引领下,中缅两国政府与佛教界共同努力,佛教及文化友好交流不断深入发展。崇化法师多次率佛教交流团赴缅甸友好访问,加深中缅胞波情谊。



        崇化法师的老朋友、缅甸最高僧侣委员会主席库玛拉·毕万萨长老曾受邀到中国访问昆明宝华寺、大理崇圣寺和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央统战部。在与崇化法师回顾两国传统友谊时,库玛拉·毕万萨长老说:“中缅两国有着深厚的兄弟情谊。900多年前,缅甸国王曾5次率团到大理崇圣寺朝拜并迎请佛牙舍利。如今,双方的友好往来将亲缘、地缘、法缘紧密联系在一起,更加深了我们的友谊。”
       “习近平主席曾多次强调,中缅‘胞波’情谊深厚,共饮一江水,是命运共同体。”崇化法师说,中国佛教可以充当友好使者,促进中缅两国民心相通,夯实“一带一路”倡议在缅甸的民意基础。
        崇化法师告诉记者,在缅甸访问期间,能真切感受到通过佛教交流,中缅两国民心相通的意义。“今年,缅甸经济也面临下行的压力,访问期间所接触的缅甸僧人都说,中国好,缅甸才会好。佛教界要促成‘一带一路’在缅甸建设好。”
 
崇圣论坛:打造联系南亚、东南亚国家佛教界的黄金纽带
 
       把南亚、东南亚国家僧人“请进来”,让他们了解真实的中国、真实的中国佛教,正是云南省佛教协会多年来举办“崇圣论坛”的初衷。



      大理古有“妙香佛国”之称,佛教传入较早、十分兴盛。“叶榆三百六十寺,寺寺半夜皆鸣钟”“伽蓝殿阁三千堂,般若宫室八百处”,是古代大理佛教兴盛的生动写照。到了近现代,大理成了佛教汉传、南传、藏传三大部派交汇之地,是中原文化、云南各民族文化和南亚、东南亚各国文化交流的交汇点,被称为“亚洲文化十字路口”。
       2007年,首届崇圣论坛在大理崇圣寺举行。到2017年,崇圣论坛已成功举办7届。 
      2013年,斯里兰卡亲属教育佛教学院院长万萨尊者等4位长老和一位总统府官员列席第三届崇圣论坛。这是南亚、东南亚国家佛教界首次参与论坛。
       2014年,来自柬埔寨、印度、尼泊尔、斯里兰卡、孟加拉、泰国、缅甸、印度尼西亚等十余个国家和地区的多位僧王、佛教领袖开始参与崇圣论坛。斯里兰卡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阿斯羯利派乌都嘎玛莎达玛杰利大长老,尼泊尔副总理普拉卡什·曼辛格,泰国僧王颂德·帕·摩诃拉查曼克拉赞长老,孟加拉佛教复兴会主席苏塔难陀法王,柬埔寨法宗派最高僧王布格里长老向论坛发来贺信贺电。
         在这次论坛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云南省佛教协会会长刀述仁居士呼吁佛教界团结起来,不分国家和地区,一致向前,促进世界的吉祥幸福。
         会议期间,举行了“亚洲和平万众共命林”植树仪式,中国和南亚、东南亚国家佛教界代表人士一道,植下象征世界和平、世代友好、心灵相通、命运相连的吉祥之树。
论坛结束时,参与国佛教界代表通过了《2014崇圣(国际)论坛宣言》。宣言称,“法乳同源,合和共生。国与国之间、佛教内部之间、佛教和其他宗教之间,应相互理解、相互包容、相互交流,打造南亚、东南亚佛教黄金纽带,共同维护世界和平,共同携手推动人类文明进步。”
       到2016年,崇圣论坛已成为佛教国际对话平台,联系南亚、东南亚国家佛教界的黄金纽带。缅甸、斯里兰卡、孟加拉、柬埔寨的多位僧王,23个国家及中国港澳台地区的近200位高僧大德、宗教官员、驻华使节和知名专家学者共襄盛会。



        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在这次盛会上说,佛教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撒下了和平的种子,促进了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鉴,增进了各国人民的深厚情谊。崇圣论坛为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国家佛教交流搭建了一个重要平台,对加强各国南传上座部佛教之间以及南传上座部佛教与北传大乘佛教之间的交流,对促进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国家人民之间的心意相通,必将发挥重要的促进作用。希望加强各国政府宗教部门之间的合作,为开展民间宗教交流营造良好环境,创造便利条件,提供良好服务。
        库玛拉·毕万萨长老高度评价崇圣论坛在构建世界各国以佛教为纽带的友好关系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并希望崇圣论坛在为推进民间外交,打造好南亚、东南亚佛教文化交流中心,搭建和平友谊的桥梁等方面,不断谱写新的篇章。
       此前,南亚、东南亚国家佛教界长期受到西方媒体歪曲报道的影响,一些僧人对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中国佛教文化有误解。“但是,在他们来访中国后,认识完全发生了改变,说中国的汉传佛教同样值得学习和借鉴。”崇化法师告诉记者。
 
期待:再现“遣唐使”
 
       夜色中,风铃清脆声依旧,昆明宝华寺显得格外宁静。在新近开工的教培中心工地上,崇化法师向记者介绍他的“发心”。
 
       伴随着崇圣论坛的成功举办,中国佛教界与南亚、东南亚国家的交流愈加频繁。
 
       “来往中国多了,南亚、东南亚国家一些僧人开始要求学僧学中文,了解中国佛教和中国文化,能够与中国僧人更加顺利地沟通。”崇化法师说,这是中国国力强盛、文化软实力的体现。为更好地在南亚、东南亚国家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助推澜湄合作,中国佛教界有责任也有义务为南亚、东南亚国家培养了解中国的僧才,培养出一批批来自南亚、东南亚国家的“遣唐使”。
 
       “在进一步夯实南亚、东南亚国家的民心基础上,云南佛教界可以大有作为。云南与这些国家山水相连、文化相近,佛教交流源远流长,形成了独特的地缘、族缘和教缘关系。佛教文化在历史上就是重要的文化交流载体,今天,在对外文化交流中,仍然可以发挥积极作用。”崇化法师说,昆明宝华寺将努力打造成为来自南亚、东南亚国家的“遣唐使”的教培中心。
 


        在崇化法师的宏愿里,这一中心将采取多举措密切与南亚、东南亚国家的佛教联系。一方面成为这些国家的中青年僧才培训基地,开展中国文化培训,让他们掌握中国文化、熟知中国,回国后讲好中国佛教故事、传递中国佛教声音。另一方面成为佛教文化交流中心,与南亚、东南亚国家佛教界合作翻译佛教典籍,开展学术交流,让他们了解中国的汉传佛教,促进与中华文明交流互鉴。
 
       “教培中心除了讲佛教,更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倡导世界和平。”崇化法师说。


(转自《中国民族报》 作者:蓝希峰)